废图,口水,YY,统统收在铺子里
06/17
2007 Sun
看故事,学古文〔凑巧看到此贴,震惊于古人的XXXXX〕
首推第16个故事~

1、交物
   劳生者,好与物交。尝谓交物者莫妙于鸡,莫凶于犬。昔尝交犬,其阴如炙,大病数月,服参蓍乃愈。真畏途也。由是出犬而宠鸡。其他羽蹄雌牝,多充下陈。尝欲于象,见其庞然大,逡巡退去,象得以贞。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《耳食录 三异笔谈》


2、儿化水
   汉末,零陵郡太守史满有女,悦门下书佐,乃密使侍婢
  取书佐盥手残水饮之,遂有妊。已而生子。至能行,太守令抱儿出,使求其父。儿匍匐直入书佐怀中。书佐推之,仆地化为水。穷问之,具省前事,遂以女妻书佐。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《搜神记》


3、族侄肇先言,曩中涵叔官旌德时,有掘地遇古墓者,棺骸俱为灰土,惟一心存,血色犹赤,惧而投诸水,有石方尺余,尚辨字迹,中涵叔闻而取观,乡民惧为累,碎而沈之,讳言无是事,乃里巷讹传。中涵叔罢官后,始购得录本。其文曰:白璧有瑕,黄泉蒙耻,魂断水睳,骨埋山趾,我作誓词,祝霾圹底,千百年后,有人发此,尔不贞耶,消为泥滓,尔傥衔冤,心终不死。末题壬申三月,耕石翁为第五女作。盖其女冤死,以此代志。观心仍不朽,知受枉为真,然翁无姓名,女无夫族,岁月无年号,不知为谁,无从考其始末。遂令奇迹不彰,其可惜也夫。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《阅微草堂笔记》


4、元帝永昌中,暨阳人任谷,因耕,息于树下,忽有一人着羽衣就淫之。既而不知所在。谷遂有妊。积月,将产,羽衣人复来,以刀穿其阴下,出一蛇子,便去。谷遂成宦者,诣阙自陈,留于宫中。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《搜神记》



5、旧说:太古之时,有大人远征,家无余人,唯有一女。牡马一匹,女亲养之。穷居幽处,思念其父,乃戏马曰:“尔能为我迎得父还,吾将嫁汝。”马既承此言,乃绝缰而去。径至父所。父见马,惊喜,因取而乘之。马望所自来,悲鸣不已。父曰:“此马无事如此,我家得无有故乎!”亟乘以归。为畜生有非常之情,故厚加刍养。马不肯食。每见女出入,辄喜怒奋击。如此非一。父怪之,密以问女,女具以告父:“必为是故。”父曰:“勿言。恐辱家门。且莫出入。”于是伏弩射杀之。暴皮于庭。父行,女以邻女于皮所戏,以足蹙之曰:“汝是畜生,而欲取人为妇耶!招此屠剥,如何自苦!”言未及竟,马皮蹶然而起,卷女以行。邻女忙怕,不敢救之。走告其父。父还求索,已出失之。后经数日,得于大树枝间,女及马皮,尽化为蚕,而绩于树上。其茧纶理厚大,异于常蚕。邻妇取而养之。其收数倍。因名其树曰桑。桑者,丧也。由斯百姓竞种之,今世所养是也。言桑蚕者,是古蚕之余类也。案:天官:“辰,为马星。”蚕书曰:“月当大火,则浴其种。”是蚕与马同气也。周礼:“教人职掌,票原蚕者。”注云:“物莫能两大,禁原蚕者,为其伤马也。”汉礼皇后亲采桑祀蚕神,曰:“菀窳妇人,寓氏公主。”公主者,女之尊称也。菀窳妇人,先蚕者也。故今世或谓蚕为女儿者,是古之遗言也。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《搜神记》



6、荥阳郡有一家,姓廖,累世为蛊,以此致富。后取新妇,不以此语之。遇家人咸出,唯此妇守舍,忽见屋中有大缸,妇试发之,见有大蛇,妇乃作汤灌杀之。及家人归,妇具白其事,举家惊惋。未几,其家疾疫,死亡略尽。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《搜神记》



7、单父宰
  青州民某五旬余,继娶少妇。二子恐其复育,乘父醉,潜割睾九而药糁之。父觉,托病不言,久之创渐平。忽入室,刀缝绽裂,血溢不止,寻毙。妻知其故,讼于官。官械其子,果伏。骇曰:“余今为‘单父宰’矣!”并诛之。
  邑有王生者,娶月余而出其妻。妻父讼之。时淄宰辛公,问王何故出妻。答云:“不可说。”固诘之,曰:“以其不能产育耳。”公曰:“妄哉!月余新妇,何知不产?”忸怩久之,告曰:“其阴甚偏。”公笑曰:“是则偏之为害,而家之所以不齐也。”此可与“单父宰”并传一笑。


8、犬奸  
  青州贾某客于外,恒经岁不归。家蓄一白犬,妻引与交,习为常。一日夫妇,与妻共卧。犬突入,登榻啮贾人竟死。后里舍稍闻之,共为不平,鸣于官。官械妇,妇不肯伏,收之。命缚犬来,始取妇出。犬忽见妇,直前碎衣作交状。妇始无词。使两役解部院,一解人而一解犬。有欲观其合者,共敛钱赂役,役乃牵聚令交。所止处观者常百人,役以此网利焉。后人犬俱寸磔以死。呜呼!天地之大,真无所不有矣。然人面而兽交者,独一妇也乎哉?
  异史氏为之判曰:“会于濮上,古所交讥;约于桑中,人且不齿。乃某者,不堪雌守之苦。浪思苟合之欢。夜叉伏床,竟是家中牝兽;捷卿入窦,遂为被底情郎。云雨台前,乱摇续貂之尾;温柔乡里,频款曳象之腰。锐锥处于皮囊,一纵股而脱颖;留情结于镞项,甫饮羽而生根。忽思异类之交,直属匪夷之想。龙吠奸而为奸,妒残凶杀,律难治以萧曹;人非兽而实兽,奸秽淫腥,肉不食于豺虎。呜呼!人奸杀则女拟以剐;至于犬奸杀阳世遂无其刑。人不良则罚人作犬,至于犬不良阴曹应穷于法。宜支解以追魂魄,请押赴以问阎罗。”
----------------《聊斋志异》


9、平阴石绍孔,佣奴也。娶妻年十七,颇美,成婚后,辄不食,甚至水不下咽。其初家人以为新妇羞,继则以为新妇病。积有日,总绝粒,且经岁如是,而颜色肌肤更丰脆。又一年,生一子,终岁操井臼、勤纺织弗辍。迄今年五十馀,了不异人,惟夜寝则浑身悉冷,惟胸前一点微热,晨必扑其鼻端乃醒,否则竟日长眠。每询之,则云:“彼处另有家,丰衣食。今此梦中耳。几见梦中人必饮食哉?”可亭居停田公言之。石佣,田公之老仆也。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《小豆棚》


10、牛犊马驹,或生鳞角,蛟龙之所合,非真麟也。妇女露寝, 为所合者亦有之。惟外舅马氏家,一佃户年近六旬,独行遇雨, 雷电晦冥,有龙探爪按其笠。以为当受天诛,悸而踣,觉龙碎 裂其裤,以为褫衣而后施刑也,不意龙捩转其背,据地淫之。稍转侧缩避,辄怒吼,磨牙其顶.惧为吞噬,伏不敢动.移一二刻,始霹雳一声去.呻吟塍上,腥涎满身.幸其子持蓑来迎, 乃负以返。初尚讳匿,既而创甚,求医药,始道其实.耘苗之候,饣盍妇众矣,乃狎一男子,牧竖亦众矣,乃狎一衰翁。此亦不可以理解者。
  ——-------------------《阅微草堂笔记》

11、一士夫位已显矣,不近女色,专幸狡重。有最宠者病,亲侍汤药,衣不解带。及僮病不起,誓不再近男女,僮犹未之信,解所佩刀割其势,为家人所持不果,又一大夫有宠僮死,殡殓之厚,过于子弟,七七大作佛事以资冥福,为文祭奠,哀毁过情。


太兴初,有女子,其阴在腹,当脐下。自中国来,至江东。其性淫而不产。又有女子,阴在首。居在扬州。亦性好淫。京房《易妖》曰:“人生子,阴在首,则天下大乱。若在腹,则天下有事。若在背,则天下无后。”
  ---------------------《搜神记》


12、阳羡书生
    
  东晋阳羡许彦于绥安山行,遇一书生,年十七八,卧路侧,云:脚痛,求寄彦鹅笼中。彦以为戏言,书生便入笼。笼亦不更广,书生亦不更小。宛然与双鹅并坐,鹅亦不惊。彦负笼而去,都不觉重。前息树下,书生乃出笼。谓彦曰:“欲为君薄设。”彦曰:“甚善。”乃于口中吐一铜盘奁子,奁子中具诸馔殽,海陆珍羞方丈,其器皿皆是铜物,气味芳美,世所罕见。酒数行,乃谓彦曰:“向将一妇人自随,今欲暂要之。”彦曰:“甚善。”又于口中吐出一女子,年可十五六,衣服绮丽,容貌绝伦,共坐宴。俄而书生醉卧。此女谓彦曰:“虽与书生结好,(好原作妻。据明抄本改。)而实怀外心,向亦窃将一男子同来,书生既眠,暂唤之,愿君勿言。”彦曰:“甚善。”女人于口中吐出一男子,年可二十三四,亦颖悟可爱,仍与彦叙寒温。书生卧欲觉,女子吐一锦行幛,书生仍留女子共卧。男子谓彦曰:“此女子虽有情,心亦不尽,向复窃将女人同行,今欲暂见之,愿君勿泄言。”彦曰:“善。”男子又于口中吐一女子,年二十许,共宴酌。戏调甚久,闻书生动声,男曰:“二人眠已觉。”因取所吐女子,还内口中。须臾,书生处女子乃出,谓彦曰:“书生欲起。”更吞向男子,独对彦坐。书生然后谓彦曰:“暂眠遂久,居独坐,当悒悒耶。日已晚,便与君别。”还复吞此女子,诸铜器悉内口中。留大铜盘,可广二尺余。与彦别曰:“无此藉君,与君相忆也。”大元中,彦为兰台令史,以盘饷侍中张散,散看其题,云是汉永平三年所作也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《续齐谐记》


13、乌鲁木齐多狭斜,小楼深巷,方响时闻,自谯鼓初鸣,至寺钟欲动,灯火恒荧荧也。冶荡者惟所欲为,官弗禁,亦弗能禁。有宁夏布商何某,年少美风姿,资累千金,亦不甚吝,而不喜为北里游,惟畜牝豕十余,饲极肥,濯极洁,日闭门而沓淫之,豕亦相摩相倚,如昵其雄。仆隶恒窃窥之,何弗觉也。忽其友乘醉戏诘,乃愧而投井死,迪化厅同知木金泰曰:非我亲鞫是狱,虽司马温公以告我,我弗信也。余作是地杂诗有曰:石破天惊事有无,后来好色胜登徒,何郎甘为风情死,才信刘郎爱媚猪。即咏是事。人之性癖,有至于如此者,乃知以理断天下事,不尽其变。即以情断天下事,亦不尽其变也。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《阅微草堂笔记》


14、《白水素女》
  晋安,官人谢端,少丧父母,无有亲属,为邻人所养。至年十七八,恭谨自守,不履非法。始出居,未有妻,邻人共愍念之,规为娶妇,未得。端夜卧早起,躬耕力作,不舍昼夜。
  后于邑下得一大螺,如三升壶。以为异物,取以归,贮瓮中。畜之十数日,端每早至野还,见其户中有饭饮汤火,如有为人者。端谓邻人为之惠也。数日如是,便往谢邻人。邻人曰:“吾初不为是,何见谢也。”端又以邻人不喻其意,然数尔如此,后更实问,邻人笑曰:“卿已自取妇,密著室中炊爨,而言吾为之炊耶?”端默然心疑,不知其故。
  后以鸡鸣而出,平早潜归,于篱外窃视其家中,见一少女,从瓮中出,至灶下燃火。端便入门,径至瓮所视螺,但见壳,乃至灶下问之曰:“新妇从何所来,而相为炊?”女大惶惑,欲还瓮中,不能得去,答曰:“我天汉中白水素女也。天帝哀卿少孤,恭慎自守,故使我权为守舍炊烹。十年之中,使卿居富得妇,自当还去。而卿无故窃相窥掩。吾形已见,不宜复留,当相委去。虽然,尔后自当少差,勤于田作,渔采治生。留此壳去,以贮米谷,常可不乏。”端请留,终不肯。时天忽风雨,翕然而去。
  端为立神座,时节祭祀,居常饶足,不致大富耳。于是邻人以女妻之。后仕至令长令。
  今道中素女祠是也。
------------《搜神后记》



15、南人相传,秦汉前有洞主吴氏,……娶两妻,一妻卒,有女名叶限。少惠善淘金,父爱之。末岁父卒,为后母所苦,常令樵险汲深。时尝得一鳞二寸余,赪鬐金目,遂潜养于盆水,日日长,易数器,大不能受,乃投于后池中。女所得余食,则沉以食之。女至池,鱼必露首枕岸,他人至不复出。其母知之,……因诈女曰:‘尔无劳乎,吾为尔新其襦。’乃易其弊衣。后令汲于他泉,计里数百也。母徐衣其女衣,袖利刃行向池呼鱼,鱼即出首,因斫杀之。……膳其肉,……藏其骨于郁栖之下。逾日,女至向池,不复见鱼矣,乃哭于野。忽有人被发粗衣,自天而降,慰女曰:‘尔无哭,尔母杀尔鱼矣!骨在粪下,尔归,可取鱼骨藏于室,所需第祈之,当随尔也。’女用其言,金玑衣食随欲而具。及洞节母往,令女守庭果。女伺母行远,亦往,衣翠纺上衣,蹑金履。母所生女认之,谓母曰:‘此甚似姐也。’母亦疑之,女觉遽反,遂遗一只履为洞人所得。母归,但见女抱庭树眠,亦不之虑。其洞邻海岛,岛中有国名陀汗,兵强,王数十岛,水界数千里。洞人遂货其履于陀汗国,国主得之,命其左右履之,足小者履减一寸。乃令一国妇人履之,竟无一人称者。其轻如毛,履石无声。陀汗王意其洞人以非道得之,遂禁锢而拷掠之,竟不知所从来,乃以是履弃之于道旁,即遍历人家捕之,若有女履者,捕之以告。陀汗王怪之,乃搜其室,得叶限,令履之而信。叶限因衣翠纺衣,蹑履而进,色若天人也。始具事于王,载鱼骨与叶限俱还国。其母及女即为飞石击死,洞人哀之,埋于石坑,命曰懊女冢。洞人以为媒祀,求女必应。陀汗王至国,以叶限为上妇。一年,王贪求,祈于鱼骨,宝玉无限。逾年,不复应。王乃葬鱼骨于海岸,用珠百斛藏之,以金为际,至征卒叛时,将发以赡军。一夕,为海潮所沦。
-------------《酉阳杂俎》


16、安平侯萧公以故大将军子,少年为将,转斗三边,旌麾指处敌酋望风辄靡。且好读书,幕中多文士,时有“儒将”之称。元初五年,公年而立,统军征漠北,入山失道,士卒渴饮于泉者多染疾疫,医官束手。方其时,有儒生白姓者谒公,进奇方。使试之,果大愈,公喜而问所欲。生再拜,曰:“仆鄙人,粗通诗书,因慕将军威仪,自揣或可侍笔砚,幸勿以山野见弃。”试与论文,则博闻强识,名理湛深,于黄老犹佳,遂悦而纳之。
  
   生时年未及弱冠,容仪秀雅,性颇羞怯,不喜交接,虽同侪亦不多言,唯见公有喜色。更兼不谙兵事,人多讥之。公爱其灵秀,每于夜谈之际教以《六韬》、《尉缭子》之书。生绝慧,往往过口成诵,然状甚不乐,以公故勉为之也。居三月,指点兵法,虽宿将不能敌,人复奇之。而公爱愈甚,同食同止,出入帐中不禁,宛然腹心矣。
  
  后一日,营中宴饮,生强辞不可,无何醉不胜,避卧帐中。未几公入,笑谓曰:“醉则醉矣,何扭捏作女子之态?”近视之,则衣衫委于榻上,中有一狐犬卧。公大惊,知其异类,白姓者,乃白狐之谓也。然交接日久,亦不畏,徐以手抚狐耳,狐亦于枕上转侧,憨态可人。公趋出,戒军士不得擅入,乃归。
  
   次日生入见,公佯作色曰:“好狐儿,中军之地,岂汝出入之所哉?”生骇而愧,伏拜再三,泪盈于睫而不敢言。公色稍霁,曰:“将为祸乎?”生对以不敢。公不语。生恐,膝行曳公衣裾,瑟瑟若稚子依母。公乃戒之曰:“以汝晓知诗书,兼师生之谊,今以君子视汝。倘妖术难舍,当速去,勿玷我营帐。”生涕泣曰:“仆之事将军,如子路之事圣人,敬爱且不足,焉敢悖逆?”公笑骂曰:“若个狐儿,岂敢自比贤者?”生稍安,然举止尤有惧意,公抚之良久方解。
  
   自是生与公情好愈密,间露媚态,公以其为狐故,颇不为意,言语亦狎戏亲昵。于人前则端方如旧。
  元初七年,漠北诸部皆释兵,唯楼烦不降。上遣使者谕公,务求一战以克全功。公将数千轻骑夜围楼烦王于陇西,将击之,大风忽起,飞砂扑面,遂为胡所败,死伤逾千。公以狂风独起于战场,疑而未发。言于生,而生颜色恍惚,似有愧意,公益疑,固诘之。生不答,亦不辩。公震怒,责以当日言,立遣生,始涕泣以实告。
  
   盖狂风诚为生所致,究其情则可怜。先是,生与公有前因,得相从于漠北。此役功成,夙分且尽,一别恐难再见。遂颓败之,聊自欺耳。公感其诚,怅然良久,叠唤“痴儿”不已。天命既定,军法无情,亦无可奈何。生顿首痛哭,血流污面,公盍目不忍视。然自与生别后,思念殊甚,遍询军士,不知所踪。空自小桥独立之时,引领为劳;月下愁酌之际,结想成梦;其人实未曾一日去心。
  
  后三十年,公以顾命辅政,二千石以下黜陟皆决于公,帝深忌之。适族中有争地伤人命者,坐免官。继而劾奏连上,至于籍家充军,妻子并系。行至云中,路崎岖不可进,监者屡垢詈,羞愤将死。强至驿亭,忽见一碑为风剥雨蚀,依稀旧迹,盖昔年征漠北驻鞍处。公豁然悟,十年征战卅载荣华宛若南柯,而今梦醒,一生蹉跎过矣。正痴醉间,忽一人笑曰:“当日只唤我‘痴儿’,今日当如君何?”蓦然抬首,则生倚门立,玉面不改,青丝依旧,额上旧痕灿如莲花,而神色颇戏谑。公叹曰:“君别来无恙,我将为异路矣。人生苦短,一入罗网,追恨何及?世人修仙,诚有以也。”生惨然曰:“自别后夜夜煎心,形未销而魂已碎,安在哉修仙之乐?”遂泣下,公亦唏嘘。泪眼相望,哽咽不能语,携手入室中。
  
  既入,生命置酒,仆婢往来,众若不见。与言,则风流蕴藉不似当日,眉目流转,如怨如慕。酒酣,掠发微笑曰:“仆尝闻言,‘只羡鸳鸯不羡仙’,将军亦知之否?”公愕然良久,曰:“君曾见头白鸳鸯乎?”生笑曰:“此亦易耳。”置镜奁,出匣中物,则画眉之青黛。执之曰:“久欲效京兆尹,君其勿却。”遂为公画眉。顾视镜中,宛然三十年前形貌矣。
  
  后,上以公出将入相,有大功于国,竟死于道途,殊不忍,谥安平侯。


17、吉木萨(乌鲁木齐所属也)屯兵张鸣凤调守卡伦(军营■望之名)。与一菜园近,灌园叟年六十余,每遇风雨,辄借宿于卡伦。一夕鸣凤醉以酒而淫之,叟醒大恚,控于营弁,验所创尚未平,申上官,除鸣凤粮,时鸣凤年甫二十,众以为必无此理,或疑叟或曾窃污鸣凤,故此相报。然覆鞫两造,皆不承,咸云怪事。有官奴玉保曰:“是固有之,不为怪也!”曩牧马南山,为射雉者惊,马逸,惧遭责罚,入深山追觅,仓皇失道,愈转愈迷。经一昼夜,不得出。遥见林内屋角,急往投之,又虑是盗巢,或见戕害,且伏草间觇情状。良久,有二老翁携手笑语,出坐磐石上,拥抱偎倚,意殊亵狎。俄左一翁牵右一翁伏石畔,姿为淫媟,我方以窥见阴私,惧杀我灭口,惴惴蜷缩,不敢动,乃彼望见我,了无愧怍,共呼使出,询问何来,取二饼与食,指归路曰:“从某处见某树,转至某处,见深涧,沿之行,一日可至家。”又指最高一峰曰:“此是正南,迷即望此,知方向。”又曰:“空山无草,汝马已饥而自归,此间熊与狼至多,勿再来也。”比归家,马果先返。今张鸣凤爱六十之叟,非此老翁类乎?惟二翁不知何许人,遁迹深山,似亦修道之士,何以所为乃如此?因树屋书影,记仙人马绣头事,称其比及顽童,云中有真阴可采,是容成术,非但御女,兼亦御男,然采及老翁,有何裨益?而修炼果有此法,亦邪师外道而已,上真定无此也。



18、吉安吕子敬秀才,嬖一美男韦国秀,国秀死,吕哭之恸,遂至迷惘,浪游弃业。先是宁藩废宫有百花台,吕游其地,见一人美益甚,非韦可及,因泣下沾襟。是人问故,对曰:“倾国,伤我故人耳。”是人曰:“君倘不弃陋劣,以故情亲新人,新即故耳。”吕喜过望,遂与相狎,问其里族,久之,始曰:“君无讶,我北人也。我即世所称善歌汪度,始家吴门,不意为宁殿下所嬖,专席倾宫,亡何为娄妃以妒鸩杀我,埋尸百花台下,幽灵不昧,得游人间,见子多情,故不嫌自荐,君之所思韦郎,我亦知之,今在蒲城县南,仙霞岭五通神庙中。五通所畏者天师,倘得符择之,便可相见。”吕以求天师,治以符咒。三日,韦果来曰:“五通以我有貌,强夺我去,我思君未忘,但无由得脱耳。今幸重欢,又得汪郎与偕,皆天缘所假。”吕遂买舟挟二男,弃家游江以南,数岁不归,后人常见之,或见或隐,犹是三人云。



19、郭石洲言,河南一巨室,宦成归里,年六十余矣,强健如少壮,恒蓄幼妾三四人。至二十岁,则治奁具而嫁之。皆宛然完璧,娶者多阴颂其德,人亦多乐以女鬻之。然在其家时,枕衾狎昵与常人同,或以为但取红铅供药饵,或以为徒悦耳目,实老不能男,莫知其审也。后其家婢媪私泄之,实使女而男淫耳。有老友密叩虚实,殊不自讳,曰:吾血气尚盛,不能绝嗜欲,御女犹可以生子,实惧为身后累;欲渔男色,又惧艾碽之事,为子孙羞。是以出此间道也。此事奇创,古所未闻。夫闺房之内,何所不有,床第事可勿深论,惟岁岁转易,使良家女得再嫁名,似于人有损,而不稽其婚期,不损其贞体,又似于人有恩。此种公案,竟无以断其是非。戈芥舟前辈曰:是不难断。直恃其多财,法外纵淫耳。昔窦二东之行劫,必留其御寒之衣衾,还乡之资斧,自以为德,此老之有恩亦若是而已矣。
-----------------《阅微草堂笔记*滦阳续录》



20、奚呆子,鄂人也,以樵苏为业,贫未有妻,然性喜淫,遇妇女问价,贱售之,不与论所直,故市人呼曰‘奚呆子’。市有某翁者,生女及笄,有姿首,奚见而艳之,每日束薪,卖之其门。俄而翁女死,奚知其瘗处,乘夜发冢,负尸归,与之媾焉。翌日,键户出采薪,而遗火于室,烟出自笮,邻人排闼入,扑灭之,顾见床有卧者……,发其衾,则一裸妇,近视之,死人也,乃大惊。有识者曰:‘此某翁女也。’翁闻奔赴,验之,信,闻于官,论如律。异哉,天下竟有好色如此人者!...
------------------清 羊朱翁《耳邮》

21、 凶兆
  姜楚公常游禅定寺,京兆办局甚盛。及饮酒,座上一妓绝色,献杯整鬟,未尝见手,众怪之。有客被酒戏曰:“勿六指乎?”乃强牵视。妓随牵而倒,乃枯骸也。姜竟及祸焉。
    
 22、 冥迹
  刘某入京,逢一举人,年二十许,言语明晤,同行数里,意甚相得。因藉草,刘有酒,倾数杯。日暮,举人指支迳曰:“某弊止从此数里,能左顾乎?”刘辞以程期,举人因赋诗:“流水涓涓芹吐牙,织乌双飞客还家。荒村无人作寒食,殡宫空对棠梨花。”至明旦,刘归襄州。寻访举人,殡宫存焉。
    
  23、尸穸
  永泰初,有王生者,住在扬州孝感寺北。夏月被酒,手垂于床。其妻恐风射,将举之。忽有巨手出于床前,牵王臂坠床,身渐入地。其妻与奴婢共曳之,不禁地如裂状,初余衣带,顷亦不见。其家并力掘之,深二丈许,得枯骸一具……
    
  24、尸穸
  近有盗,发蜀先主墓。墓穴,盗数人齐见两人张灯对棋,侍卫十余。盗惊惧拜谢,一人顾曰:“尔饮乎?”乃各饮以一杯,兼乞与玉腰带数条,命速出。盗至外,口已漆矣。带乃巨蛇也。视其穴,已如旧矣。
    
  25、诺皋记
  大历中,有士人庄在渭南,遇疾卒于京,妻柳氏因庄居。一子年十一二,夏夜,其子忽恐悸不眠。三更后,忽见一老人,白衣,两牙出吻外,熟视之。良久,渐近床前。床前有婢眠熟,因扼其喉,咬然有声,衣随手碎,攫食之。须臾骨露,乃举起饮其五藏。见老人口大如簸箕,子方叫,一无所见,婢已骨矣。数月后,亦无他。士人祥斋,日暮,柳氏露坐逐凉,有胡蜂绕其首面,柳氏以扇击堕地,乃胡桃也。柳氏遽取玩之掌中,遂长。初如拳,如碗,惊顾之际,已如盘矣。暴然分为两扇,空中轮转,声如分蜂。忽合于柳氏首,柳氏碎首……
    
  诺皋记
    26、元和初,有一士人失姓字,因醉卧厅中。及醒,见古屏上妇人等,悉于床前踏歌,歌曰:“长安女儿踏春阳,无处春阳不断肠。无袖弓腰浑忘却,蛾眉空带九秋霜。”其中双鬟者问曰:“如何是弓腰?”歌者笑曰:“汝不见我作弓腰乎?”乃反首髻及地,腰势如规焉。士人惊惧,因叱之,忽然上屏,亦无其他。
    
  诺皋记
    27、贞元中,望苑驿西有百姓王申,手植榆于路傍成林,构茅屋数椽,夏月常馈浆水于行人,官者即延憩具茗。有儿年十三,每令伺客。忽一日,白其父:“路有女子求水。”因令呼入。女少年,衣碧襦,白幅巾,自言:“家在此南十余里,夫死无儿,将适马嵬访亲情,丐衣食。”言语明悟,举止可爱。王申乃留饭之,谓曰:“今日暮夜可宿此,达明去也。”女亦欣然从之。其妻遂纳之后堂,呼之为妹。倩其成衣数事,自午至戌悉办。针缀细密,殆非人工。王申大惊异,妻犹爱之,乃戏曰:“妹既无极亲,能为我家作新妇子乎?”女笑曰:“身既无托,愿执粗井灶。”王申即日赁衣贳礼为新妇。其夕暑热,戒其夫:“近多盗,不可辟门。”即举巨椽捍而寝。及夜半,王申妻梦其子披发诉曰:“被食将尽矣。”惊欲省其子。王申怒之:“老人得好新妇,喜极呓言耶!”妻还睡,复梦如初。申与妻秉烛呼其子及新妇,悉不复应。启其户,户牢如钉,乃坏门。阖才开,有物圆目凿齿,体如蓝色,冲人而去。其子唯余脑骨及发而已……
    
  诺皋记
    28、上都务本坊,贞元中有一家,因打墙掘地,遇一石函。发之,见物如丝满函,飞出于外。惊视之次,忽有一人起于函,被白发,长丈余,振衣而起,出门失所在。其家亦无他。前记之中多言此事,盖道门太阴炼形,日将满,人必露之。
    
  诺皋记
    29、古冢西去庄十里,极高大,入松林二百步方至墓。墓侧有碑,断倒草中,字磨灭不可读。初,旁掘数十丈,遇一石门,固以铁汁,累日洋粪沃之方开。开时箭出如雨,射杀数人。众惧欲出,某审无他,必机关耳,乃令投石其中。每投箭辄出,投十余石,箭不复发,因列炬而入。至开第二重门,有木人数十,张目运剑,又伤数人。众以棒击之,兵仗悉落。四壁各画兵卫之像。南壁有大漆棺,悬以铁索,其下金玉珠玑堆集。众惧,未即掠之。棺两角忽飒飒风起,有沙迸扑人面。须臾风甚,沙出如注,遂没至膝,众皆恐走。比出,门已塞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--《酉阳杂俎》


30、九山王
  曹州李姓者,邑诸生。家素饶。而居宅故不甚广;舍后有园数亩,荒置之。一日,有叟来税屋,出直百金。李以无屋为辞。叟曰:“请受之,但无烦虑。”李不喻其意,姑受之,以觇其异。
  越日,村人见舆马眷口入李家,纷纷甚夥,共疑李第无安顿所,问之。李殊不自知;归而察之,并无迹响。过数日,叟忽来谒。且云:“庇宇下已数晨夕。事事都草创,起炉作灶,未暇一修客子礼。今遣小女辈作黍,幸一垂顾。”李从之。则入园中,【炎欠】见舍宇华好,崭然一新。入室,陈设芳丽。酒鼎沸于廊下,茶烟袅于厨中。俄而行酒荐馔,备极甘旨。时见庭下少年人,往来甚众。又闻儿女喁喁,幕中儿笑语声。家人婢仆,似有数十百口。李心知其狐,席终而归,阴怀杀心。每入市,市硝硫,积数百斤,暗布园中殆满。骤火之,焰亘霄汉,如黑灵芝,燔臭灰眯不可近;但闻鸣啼嗥动之声,嘈杂聒耳。既熄入视,则死狐满地,焦头烂额者,不可胜计。方阅视间,叟自外来,颜色惨恸,责李曰:“夙无嫌怨;荒园报岁百金,非少;何忍遂相族灭?此奇惨之仇,无不报者!”忿然而去。疑其掷砾为殃,而年余无少怪异。
  
  时顺治初年,山中群盗窃发,啸聚万余人,官莫能捕,生以家口多,日忧离乱。适村中来一星者,自号“南山翁”,言人休咎,了若目睹,名大噪。李召至家,求推甲子。翁愕然起敬,曰:“此真主也!”李闻大骇,以为妄。翁正容固言之。李疑信半焉,乃曰:“岂有白手受命而帝者乎?”翁谓:“不然。自古帝王,类多起于匹夫,谁是生而天子乾?”生惑之,前席而请,翁毅然以“卧龙”自任。请先备甲胃数千具、弓弩数千事。李虑人莫之归,翁曰:“卧请为大王连诸山,深相结。使哗言者谓大王真天子,山中士卒,宜必响应。”李喜,遣翁行。发藏镪,造甲胃。翁数日始还,曰:“借大王威福,加臣三寸舌,诸山莫不愿执鞭【革勺】,从戏下。”浃旬之间,果归命者数千人。于是拜翁为军师,建大纛,设彩帜若林;据山立栅,声势震动。邑令率兵还讨,翁指挥群寇,大破之。令惧,告急于兖。兖兵远涉而至,翁又伏寇进击,兵大溃,将士杀伤者甚众。势益震,党以万计,因自立为“九山王”。翁患马少,会都中解马赴江南,遣一旅要路篡取之。由是“九山王”之名大噪。加翁为“护国大将军”。高卧山巢,公然自负,以为黄袍之加,指日可俟矣。东抚以夺马故,方将进剿;又得兖报,乃发精兵数千,与六道合围而进。军旅旌旗,弥满山谷。“九山王”大惧,召翁谋之,则不知所往。“九山王”窘急无术,登山而望曰:“今而知朝廷之势大矣!”山破,被擒,妻孥戮之。始悟翁即老狐,盖以族灭报李也。异史氏曰:“夫人拥妻子,闭门科头,何处得杀?即杀,亦何由族哉?狐之谋亦巧矣。而壤无其种者,虽溉不生;彼其杀狐之残,方寸已有盗根,故狐得长其萌而施之报。今试执途人而告之曰:‘汝为天子!’未有不骇而走者。明明异以族灭之为,而犹乐听之,妻子为戮,又何足云?然人听匪言也,始闻之而怒,继而疑,又既而信;迨至身名俱殒,而始悟其误也,大率类此矣。”


31、人木,大食西南二千里有国,山谷间树枝上,化生人首,如花,不解语。人借问,笑而已,频笑辄落



  32、境异
   岭南溪洞中,往往有飞头者,故有飞头獠子之号。头将飞一日前,颈有痕,匝项如红缕,妻子遂看守之。其人及夜状如病,头忽生翼,脱身而去,乃于岸泥寻蟹蚓之类食之,将晓飞还 ,如梦觉,其腹实矣。
   梵僧菩萨胜又言,阇婆 中有飞头者,其人目无瞳子,聚落时有一人据。
  
  于氏《志怪》,南方落民,其头能飞,其俗所祠,名曰虫落,因号落民。
  
  晋朱桓有一婢,其头夜飞。

《王子年拾遗记》言,汉武时,因墀国使言,南方有解形之民,能先使头飞南海,左手飞东海,右手飞西泽,至暮,头还肩上,两手遇疾风,飘于海水外。


33、有男子御其妻归宁者,及山僻之间妇欲小遗。时远顾无人,即大树下溺焉。忽若有捉臂而褫其裈者,竟失裈,惊怪而归。洎夜分,夫妇方寝,闻剥啄声甚急,且呼其名,夫起应之,妇止之曰:“日间事甚怪,今谁何夜呼?姑勿出”夫不可,遽往启关,妇愈疑,尾而烛之。哗然一声,而夫踣地上,不复作声。急视,已无首矣。大哭呼邻里,须臾毕集。验其创无点血,非斧刃所斩,若石磨去者然,俱莫名其故。以闻于令,令鞫知妇溺失裈事,曰:“是必触妖物作祟也”遂命导肩舆至其处,周视良久,复命就溺处掘之深丈余,得大石。绠石出之,则妇裈裹其夫首,宛然在也。碎其石,血涔涔滴腥闻数里


34、庐陵巴邱人陈济者,作州吏,其妇秦,独在家。常有一丈夫,长丈余,仪容端正,著绛碧袍,采色炫耀,来从之。后常相期于一山涧间。至于寝处,不觉有人道相感接。如是数年。比邻入观其所至,辄有虹见。秦至水侧,丈夫以金瓶引水共饮。后遂有身,生而如人,多肉。济假还,秦惧见之,乃纳儿著瓮中。此丈夫以金瓶与之,令覆儿,云:“儿小,未可得将去。不须作衣,我自衣之。“即与绛囊以裹之,令可时出与乳。于时风雨暝晦,邻人见虹下其庭,化为丈夫,复少时,将儿去,亦风雨暝晦。人见二虹出其家。数年而来省母。后秦适田,见二虹于涧,畏之。须臾见丈夫,云:“是我,无所畏也。“从此乃绝。


35、 妖人邢大
  燕人邢大,幼失怙恃。年十七,艳丽过好女,因无事业,偃蹇不堪。里有洪大者,家小康。有龙阳之癖,亦无父母妻子。途遇邢,目逆而送之曰:“此天下尤物,可遇而不可求者。”尾至其家,见隤垣败室,虚寂无人,入门唁之。邢见洪来,羞涩之态,亦若女子之初见良人者。洪讯得困苦状,不胜怜悯曰:“弟若肯随至家,我能温饱之。”邢本无能,腆然随去。洪为置鲜衣,给美食,抚养周至,邢实心感。一日饮内室薄醉,邢颜色焕发,洪不能复忍,拥之求欢,邢曰:“弟受兄德泽无以加矣。身非草木,焉得无情?以身报之,固所愿也。但日后色衰爱弛,弟仍落魄无依,徒贻失身之诮,不如其已。”洪曰:“我只图好色,不分牝牡。弟若蓄发披鬟,终身相从,即我妻也。决不再娶,誓无异心。”邢遂与同宿,两情益密。邢从此养发贯耳作旗装,俨然国色,且习女工,针黹刺绣甚巧。洪嬖爱益甚,所欲无不顺从,服饰之珍,饮馔之腴,甲于贵胄。夫好男色者,必病股与目,况旦旦而伐之,有不速毙者乎?三年,洪业渐败,目既眊,而半身不遂矣。
  先有刘六者,亦美男子。洪与结为昆季,恒引至家与邢相见,则曰:“我妹也。”刘见其娟美,亦爱恋之。洪已有交易之心,而邢不许。故每见刘,则一礼而退,刘亦无可如何。值洪病革,刘愿以重聘婉求其妹为妻。洪与邢谋曰:“我病不能复起矣。今汝已习女装,声容举止宛然好女。本相订终身,不意半途抛撇。若恋我,则无男子守节理,若仍改男装,则已失本来面目,又未习丈夫事业,后作饿殍,皆我累汝矣。汝纵无怨,我在九泉亦不瞑目。不如因刘子之好嫁之。我得财礼可藉以饰终,汝亦得其所矣。”邢曰:“我非真女,彼娶而后觉之,能相容乎?”洪曰:“世无不好色者。彼若觉察,汝须善为调停。溺爱之人,决无偾事。况刘之为人与我相同,我故愿托之也。”邢诺。洪以告,刘遂转告父母,邀媒行聘,择吉娶之。父母亲戚见新妇婉娈柔顺,与其夫一对玉人,交相庆慰,刘更欣喜。至晚入房,曰:“妹何见我即避,今夜更避何处耶?”拥入衾中。邢早于兜肚下作袋,将肾囊前阳包起,仍曲举其股以臀窍受淫,故不觉也。然日久厮熟,时亦渐热,刘必欲尽去邢之上下衣,强赤其体,无从慢藏,厥物显露。刘不禁骇异,邢拥刘尽媚,而实告之曰:“尔若舍我,恐女子中未必有胜我者。”刘曰:“我固不忍舍汝,但娶妻为子也,汝能生育乎?况我家不过仅可度日,无余资再娶,不误我后嗣耶?”邢曰:“毋恐,我有祖传符篆,能看香治病。尔倩人绘女仙像供养,我将有仙人附体,治病神效。传播人知,业必兴隆。得财后任置妾媵,不尔禁也。”刘曰:“为我谋则善矣。但汝以男子身而为此,何能忍乎?”邢益媚妩之曰:“此事始虽楚而后乐,恐天下男子知此味,人人欲嫁丈夫。世间甘为此者非我一人也。尔如不信,请尝试之。且闺中事外人不知,何妨互相为乐耶?”刘亦迷而顺之。从此,夫其夫而亦妇其夫,妇其妇而亦夫其妇。两美交融,眷恋之情益切。
  刘发财心胜,告于父母,别居附近乡屯。传播仙姑治病之说,人见以美妇行医,争相延请,日得时钱数贯。一番役垂涎妇色,诈病唤邢去,入室突拥而抚其下体,出其不意,不及掩饰,居然伟男子也。役缚而讯之,邢哀求包容,愿任鸡奸而多与之贿。役曰:“村中不乏少艾妇女,非亲即故,容汝在此,皆不得作完人矣。且我获妖人,官赏必厚,岂贪汝贿自贻伊戚耶?”并获刘六送坊。转入秋部,鞠实,于左道惑人本罪上,加重问拟缳首,即行正法。刘六照为从例,刺配黑龙江,给索伦达呼尔为奴。此嘉庆十二年四月案,有友任刑曹者,录出原供如是。
  芗厈戏判曰:“看得邢有宋朝之美,洪生卫灵之心。食我余桃,既若情谐合卺;报其断袖,何妨长与同衾。倘暂解弁冕以披髻鬟,时之所有;乃永谢衣冠而为巾帼,古之所稀,创新法于狂童,应遭冥殛;使旧宠为归妹,随肆奇情。
  彼刘六者,既经明辨雌雄,当发电闪雷轰之怒,何竟互为牝牡,反追云翻雨覆之能?彼丈夫,我丈夫,阴阳敌体;出乎尔,反乎尔,前后相偿。从此潜迹闺门,法犹可避;竟敢炫奇闻里,情无可原。立异者律以妖人,允宜缳首;为从者配充奴子,投彼索伦。此判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人兽,3P,男男生子,恋尸,奇幻,人鬼情未了等等.....
让我大开眼界,聊斋很久前看过,当时确没注意这个,看来需要重看了--;

PS:故事16那个人狐的BL故事好感人,看得哭了T_T


以上是照搬小刃的原话,以下是亲爱的小刃给我翻译的第16个故事,不大懂古文的亲们来看吧~词汇不在精美,只要看懂了这篇故事,相信你也会感动到的~(广告广告~广而告之哈哈~~)

这首名为《将军辞·白狐》
安平侯萧公以故大将军的儿子 。年少征战,杀伐决断,很有威名。30岁统征漠北,他领兵凑巧迷失于山林,士兵喝水染上疫情,军医治无力。此时有一白姓儒生进献了一个奇方,治好了士兵们的病 。 他〔公〕知道后问那白姓青年想要什么奖赏 。那青年说:我是个鄙陋之人,粗通一点诗书,仰慕将军威仪,想侍奉您左右,请您千万不要因为我是乡野之民就嫌弃我。 公试他文章。发现他博闻强识,名理湛深,坎比黄庭坚之才学。此人未满20,容仪秀雅,性颇羞怯,不喜交接,看见同僚也不多说话,唯有见〔公〕的时候面有笑容 。因为他不懂用兵,同僚对他多讥讽。
公爱其灵秀,每天晚上夜谈之际教他《六韬》、《尉缭子》等兵书 。此人聪明绝顶,往往过口能诵,所以公常夸奖勉励他 。就这样3个月过后,即使老将也不能敌他了,大家蔚然称奇 。而公更加喜欢他了,同食同止,自有出入帐中而不加禁止,俨然当他是心腹。
有一天,营中宴饮,生强烈推辞,最后不胜酒醉,避卧帐中。不一会儿公进来,笑他说:醉就醉了呗,干嘛还扭捏的象女人似的。走近一看,衣衫团在床上,中间有一只狐狸在趴着。
公大惊,这才知道他原来不是人。回想当初他的介绍,姓白这个姓氏的,正是白狐的名称。因为自己与他相处久了,却并不怕,慢慢地以手抚摸狐狸的耳朵,此时那狐狸也在于枕上转过身,憨态可人。公突然想起什么匆忙出去,警告军士不得擅入,这才回来。

第二天生来晋见,公故意板着脸说:“好你个狐狸,中军之地,岂是你能自由出入的?”生听了吓一跳,又怕又羞,跪拜再三,眼泪含着眼圈不敢说话。公脸色稍稍开朗一些,接着说:“你是想惹什么事儿吗?”生赶忙说不敢。公看着他不说话。生心中忐忑,跪着走到公的面前曳着公的衣服下边,瑟瑟发抖就像小孩子靠着母亲。这时公低头告诫他说:“因为你通晓诗书,又因为你我师生之谊,所以我把你视为君子故不追究。倘若有一天你妖术难舍,就速速离开吧,不要玷污了我的营帐。”生哭诉:“我侍奉将军勤勉就如当年子路侍奉孔子,敬爱还来不及,怎么敢悖逆?”公笑骂道:“你个小狐狸,竟敢自比贤者?”生听了这话稍稍放下了一颗心,但是举止之间仍然有害怕,公安抚了好长时间才罢休。

重归于好以后生待公越来越亲密,举手投足之间经常流露媚态,公以为他是狐的缘故,并不以为意,私下言谈之间多了调笑亲昵之意。只是当着别人面才神情严肃象过去。

元初七年,漠北诸部皆释兵,唯楼烦不降。上遣使者谕公,务求一战以克全功。公带领数千轻骑夜围楼烦王于陇西,准备击之,本来满有把握得事情,却因为忽起大风,飞砂扑面,被楼烦打败了,死伤过千。当时只有公单独被狂风吹起躲开了战场,他心中疑惑却没有说。回去后跟生说,但见生颜色恍惚,似有愧意,公起了疑心,便责问他。生不答,也不辩解。公震怒,就把当初他们之间的承诺拿出来要兑现,马上赶他走,这时他才哭着以实情相告。
  
那狂风确实是生所致,究其实情却真是可怜。
因那狐狸与公有前世因缘,所以先前他才随公回了漠北。如果这回打了胜仗,则前缘已尽,一别怕是很难再见。狐狸舍不得,于是偷偷做了手脚,让这仗败了,姑且延缓一些时日。
公感于他的诚心,听后怅然良久,一声声不停得唤他“痴儿”。
可是天数已定,军法无情,却也无可奈何。
生知道一切不能挽回了,便捶头痛哭,血慢慢流到了脸上使他那绝色之颜染上了血污,公闭上眼睛不忍心看他伤心欲绝。
自从公与生别后,日夜思念,问遍了军士,却找不到狐狸得踪迹。
〔空自小桥独立之时,引领为劳;月下愁酌之际,结想成梦;其人实未曾一日去心。〕
这些是对那狐狸思念得描述。说那狐狸一刻也没有从公心上离去。

其后过了三十年,公以顾命大臣身份辅政,俸禄二千石以下的官职提拔和罢免都取决于他。皇帝对他很忌惮。
正好这时他族中有争地伤人命者,使他也连罪免官。继而弹劾他得奏章连连献上,最后把他家人清名充军,妻、子连罪。发配充军途中行至云中此地,路崎岖不可进,监者每每污言辱骂,让他羞愤得想死。勉强行至驿亭,忽见一碑为风剥雨蚀,依稀旧迹,正是他昔年征漠北停马得地方。
公豁然了悟,十年征战30年荣华宛若南柯一梦,而今梦醒,一生蹉跎却已过了。
正痴醉间,忽听一人笑说:“当时你只唤我‘痴儿’,今日你又如何?”蓦然抬首,则生倚门立,玉面不改,青丝依旧,额上旧痕灿如莲花,而神色颇戏谑。公叹道:“你别来无恙,可惜我却将为异路了。人生苦短,一入罗网,追恨何及?世人〔狐狸〕修仙,果然也是很有理由的。”只见生惨白着脸色道:“自别后夜夜煎心,形未销而魂已碎,哪里享到修仙之乐了?”说着便哭了,公听了也一阵唏嘘。俩人泪眼相望,哽咽不能语,携手入室中。

既入,生命人备酒,仆婢往来,公周围的人就像看不到一样。公与生说话,言谈之间则风流蕴藉不似当日,眉目流转,如怨如慕。
酒意正酣,生掠发微笑曰:“我常听人说,‘只羡鸳鸯不羡仙’,将军可层听说过?”公愕然良久,说:“你曾见过白头的鸳鸯吗?”生笑曰:“这很容易。”拿出镜匣,拿出那匣中之物,正是一只青黛色的眉笔。接着拿着它说道:“很久前我就想效仿那京兆尹画眉,你可千万不要推辞。”于是便为公画眉。画完公回首看那镜中之人,宛然是自己三十年前的形貌。
  
后来,皇上因为公出将入相,有大功于国,最后竟死于道途,殊不忍,谥安平侯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《完》
04/23
2007 Mon
Love which cannot leave
原名:Love which cannot leave

中文名:离不开的别离 - 俞熙珍之歌 / Ji Sun (狂恋乐团)歌词

已经没有力气,打听你消息。我们曾爱过一个世纪。怎么会失去你,迷失我自己,醒着到天亮也不相信;
请你不要走,这么久。给我一个理由。再请你收回决定。哭红了眼睛,不要清醒;
枕着寂寞入睡,我有多狼狈。再也没有谁让我安慰。送你的咖啡杯,还留着香味,里面已盛满黑色眼泪;
请你不要走,这么久。给我一个理由。再请你收回决定。哭红了眼睛,还不愿意清醒;
熬过漫长黑夜,恨不得瞬间能将你放在手中。请你不要将我忘记,不要让我看着你,已经远的看不见奇迹;
不要走,给我一个理由。再请你告别寂寞,从这里走过,在你身边,有我

《我的名字叫金三顺》,最近很偶然的看到某台播出的这部韩剧,一时兴起,便在网上下来看,难得的短篇韩剧,拍的也很不错,虽然看完以后给我的感觉不是那么好,但其中一些亮点倒也不能忽视,这首插曲便是其一。
歌很不错,比起来这个在网上找到的翻译的歌词倒有点不般配,这感觉就像剧中的男女主角,怎么看……都不是一路货色,越想越觉得小俞很可怜,完全的受害者,所以,也许跟着那个美国医生才更合适。
唔……我不哈韩,也不想对这个国家的某些部分做想法,可是,韩国这个国家,值得中国学习的地方也真的很多。

PS:目前BLOG上放的音乐便是这首啦~男版的Love which cannot leave II也很好听哦~ ^^
04/21
2007 Sat
[是ZE—DRAMA CD初回特典漫画]怨念无止尽,H到昏天暗地……
啊啊……没错没错,我期待的《是ZE》又出新章了……

怎么说呢,真的没想到也会有讨厌起志水先生笔下故事的一天,虽然之前的长篇《LOVEMODE》与单行本《死》都有很重分量的H,却是越看越欢喜,一来本人不是纯清水党,五谷杂粮啥都“吃”才能茁壮成长,二来故事情节铺设的好,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H怎么都说的过去,话又说回来,BL漫这类东西哪天真成了纯净水,倒是没味了……

好吧,这也是我个人己见,目前连载的长篇《是ZE》倒真是好东西,不得不说志水先生真的很会吸引观众,各种型男俊女(这是说樱花么= =|||)配在一起,品种丰富款式齐全应有尽有还质优物美……你不喜欢这个也有看上那个的时候,所以志水先生的书总是引着一大堆观众追捧,缭花人眼。

好吧,讲正题,我不夸他了,夸他的人大有人在,不差我这一个。

似乎,也许,大概,好像……真的志水先生对玄间冰见这对很有爱,正篇里不停的让玄间这老小子吃足了冰见都还嫌不够饱,番外特典一章一章的出,别的没有……只见着这小俩口倒在床上,桌上,椅上,墙上,地上以及任何地球人可以待着的地方的H……只为了H而H的过程中,玄间SM按照志水先生的意愿为旨而不断寻找新地点,以便更好更充分的吃足冰见,私以为在这篇故事发展的过程中,其中的情节两人为了印证彼此的感情已经有了足够的肢体交流,而后来这些没有意义且无止尽的H,只是将原本清晰明了的思维与情感变的模糊不清,阻碍了情节的发展,这不得不说是志水先生的失策,硬生生把自己的作品从一个等级提升到了另一个等级……离三级不远矣……

终于,当我再次看到新章里,冰见玄间露胸敞怀满眼春色,桃红色的气体充斥着整个空间,呛的我呼吸困难眼球充血的时候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满怀怨念的开始思考一个问题……

……我最爱亲爱可爱的小琴琴……何时再出现……

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TAT~~~~~~
02/24
2007 Sat
为失去的悼念,给没来的烧香
这两天一直听久石让先生的(Joe.Hisaishi).-.[.Asian.X.T.C.]专辑,听到伤心不已……突然就开始怀念起那些以往失去的东西。

说失去,也许并不确切,有位哲人说的好:“你以为失去的,并不一定真的就失去了,你以为忘记的,其实只是放在了心底,只是想不起罢了。”我觉得这话说的很对,只是这时想不起,真正能忘记的有多少事呢,到死之前就会把所有的事像走马灯一样的全部又记起吧……

很多事情都是事后才明白要怎么做,不经历到底是不行的,可是经历过,又觉得晚了,太晚了,尤其是像我这样的小白,总是抓不对时机做该做的事。就好像大话中的老周说过:曾经有一份真挚的感情放在我面前,而我没有珍惜,等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,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。如果上天能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,我会对你说:我爱你!如果要我给这三个字加上一个期限,我希望是---------一万年!当年当日当时的事,怎么的都不可能再经历一次吧,那事后就算明白过来当年当日当时该怎么办又如何呢,还不是白搭……

唉,想想就伤心吧,还越想越伤心了……

说到久石让的这张专辑,是因为前几日看央六放《情癫大圣》,其中的插曲便是久石大师作的曲,便去电驴上找来听,真的是超喜欢的~当然,这位大师的作品也都几乎没有不喜欢的~~

再说到《情癫大圣》……这真的是个瞎搞的片子,有多瞎搞要自己看了才知道,当然画面……还算是不错啦,个人比较喜欢美艳与唐三藏打完天将之后在竹林里的那个场景,当时背景音乐就是A Chinese Tall Story这首~~小提琴的前奏,还有我最爱的二胡贯穿始终,加上钢琴的衬托,整首曲子优扬哀伤到极致。也十分符合这部电影的情景氛围。

搞笑的是,我认为这部只适合16以下年龄的观众看的电影,在最后的结局部分还是稍稍打动了我。触犯天律的唐三藏与美艳,两个相爱的人,一个被勒令重新来过,一个被化成白马,屏幕上打出一段感人肺腑的文字:“人世间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我爱的人不知道我爱你,而是明知道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。”感动自然是有的,只是看到这里,我真再也忍不住的笑喷了,想起前不久自己写过的“X视处处皆奸情”一帖,我觉得真应该把这个也归类到里面去,这明摆着是一场人兽恋哈哈哈哈哈~~

心情真复杂,想到自从当了同人女后,世间无不可YY……就觉得其实也蛮可悲的……

超市里的胡萝卜,黄瓜,苦瓜再也不是单纯的蔬菜,花店里的菊花再也不是单纯给先人上香用的鲜花……诸如此类数不胜数……

唉……唉……唉……

要是当初没那啥,也就不会那啥,不那啥之后也不会那啥……因果报应啊……

既然失去的找不回来,那希望只有放在灰暗的明天了……阿弥陀佛容我多烧香~~

PS:附《情癫大圣》人兽图一张~(其实真的蛮美~啊哈哈哈哈~~)

U1512P28T3D893580F326DT20051111180600.jpg
01/08
2007 Mon
生死望断,《又一春》
拖了数日,终于看完了这篇小雍极力推荐的4P穿越文……

说实话,无论是看之前还是看完后,这样的文都不是我船上的货,不是我杯里的茶,披着小白模样的虐心文,想来便恼心,何苦来自己找罪受。

我,马小东,马克思的马,邓小平的小,毛泽东的东。现世里不过再平常的这样一个人,硬生生被雷霹到古时某个不知名的朝代,当起了断袖的王爷,好好一直男从此转型做了兔爷。

人生打转开始,可是从哪里开始都逃不掉一个“情”字,此后发展的这段感情,这心尖上的三个人,这混混噩噩十六七年,再说句实话,真让我没啥好感。通篇文章用词幽默,情节曲折,主人公一口地道的京片子窜和着古文生动有趣,这都是废话。整个故事我好像看明白了,又好像没看明白,按三儿的话说前面的情节都是走马观花的表象,一堆一堆的人,一堆一堆的事,每个人背后都扯得出一大段故事,说上个三天三夜不眠不休,混乱的像三月里开满山坳的油菜花,黄澄澄明灿灿的一大片,晃花了我的眼,看得不明白也罢,看得开心就好。

故事若是就这样结束,我便能满心欢喜,套句某不知名人士的名言:现实已经诸多不美好。于是我只能在故事里寻找个好结局,这便是我不喜欢这篇文的原因。

看文之前,小雍便说,事后定要问我最爱其中哪个小受,现在很不好意思的告诉你,哪个我都不爱,全都不是我碗里的菜……

苏衍之,苏家三公子,被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当礼物一样打包送给泰王爷柴容时,便被柴容下过批语:衍之如茶,清雅澄透,平和冲淡。便是这样一个人,自然有着过人的聪慧机警,在日后被马小东调包了的泰王爷身边处处显其才事事尽其能,也是这样一个人,骨子里却刚毅凌洌,无论是对待真王爷柴容或是借尸还魂的假王爷马小东,苏衍之从始至终保持着他傲然的风骨,既便受尽屈辱自毁容貌,心中深埋着无尽的怨恨,苏衍之也未曾失掉身份,为人处事谨言慎行。然而这样一个人,只在见到马小东再次还魂时浅笑盈盈,只在马小东告白时淡然叹息,只在马小东身份败露时惊慌失色,只与马小东生死与共……无论怎样,苏衍之对马小东的感情始终是淡淡的,相敬如宾也好,相守到老也好,这份感情始终如同苏衍之本身的性情一般,它是清澈平和的,它是悠长深沉的,它是君子之交淡如水,它是君子之情澄如茶。

裴若水,裴其宣……我不明白这个人究竟有没有爱过马小东,他更不可能爱上柴容,也许他爱的始终是柴颐,也许他谁都不爱。他是尤物,柳眉若黛秋水如丝,粉面桃腮弱质纤纤,这个风光无限,却从头至尾什么也无所求,无所归依的人,柴容的第一位内娈,头一次见便电倒了马小东,而我只觉得他苦……我看见他乖巧沉稳的在柴颐身边做待读,我看见他慌恐无措的跪在雪地里为全家老小求情,我看见他波光潋滟的在马小东面前浅笑,我看见他风情万缕的在马小东胸前轻叹,我看见他神志模糊的在马小东怀里一遍一遍喊着“柴一”……我看见太多太多这个人不同的样子,像一年又一年春暖花开枝头上最明媚的花,身后藏着厚重而寒冷的雪,我忍耐不住心疼这个人,却不明白这心疼从何而来。

符卿书,符卿书。不知道为什么在叫这个名字的时候,马小东总爱多叫一遍。连给符卿书起的名号都格外多,符小候,符老弟,飞天蝙蝠,符大侠,符卿书……再说最后一句实话,我直到看完全文,也没明白到底符卿书看上马小东啥……我更不明白,符卿书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马小东的,连马小东那呆子都明白过来的时候,我都没能明白。不过是一对酒肉朋友罢了。只是听到符卿书道:“我认了。我认的事情就认到底。”我明白了,符卿书就是个笨蛋,笨到连马小东都说:“你别的毛病没有,就是死心眼。”我想,符卿书是对马小东付出最多的人,也是对马小东用情最深的那个人,深到做为观者的我,都没看出来他对马小东的情。符卿书彻头彻尾的爱着马小东,只为了应证马小东的一句话,在奈何桥上一站,便是十年两个月零四天……

“就算朝朝暮暮,又能多少年?十几年,几十年。然后还是一场空。孟婆汤一喝,你过你的,他过他的。什么生生世世都是屁话,几百年之后,几千年之后,谁还记得谁,谁还认得谁?”

人生在世不过几十年,谁能望断生死,不计较感情与世事,就算死后一切成空,仍哀伤不能自制,我不是看得开的人。

可这世上总有例外。

“石桥上的人负手站着,神采飞扬,依旧是当年京城烟华中相逢一笑的模样:“你便是上了奈何桥,我还是认得出你。”

十年两个月零四天,一弹指之间。我从还魂到如今的十六七年,也只在这一望里头。”

生死到此还算什么呢,人生在世过好日子,一日胜似一日,人生便没虚渡,临了到死,站在奈何桥上,回想起的若能有快活的岁月,就已经够本了,若再投胎,人生从新开始,便又是一年春到来。

生而复始,生生不息,生死望断,又一春……
12/30
2006 Sat
爱人·无题
昨夜里与MU谈了很久的话,心里进而塌实了许多。

也许人年长几岁,真的便能温良宽容许多,哪怕是对现实不得不低头的无奈,努力适应周遭的环境,与人与事都是很好的进步。

记下MU送来的一段文字,感谢MU耐心的开导与呵护,今后的路很长,大家要共同进步,继续前行。

爱人

爱一个人,是一件简单的事。
就好像用杯子装满一杯水,清清凉凉地喝下去。
你的身体需要它,感觉自己健康和愉悦。
以此认定它是一个好习惯。所以愿意日日夜夜重复。

爱一个人,没有成为一件简单的事,那一定是因为感情深度不够。
若要怀疑,从价值观直到皮肤的毛孔,都会存在分歧。
一条一条地揪出来,彼此挑剔和要求。
恨不能让对方高举双手臣服。但或许臣服也并没有用。

因为你就是爱这个人不够。所以连他多说一句话都会有错。

年少的爱情,务必要血肉横飞才算快意。
玩具已经不是所需要的款型,但习惯了抓在手里,所以依旧丢不下。
一边抱怨一边绝对不离不弃。
置身感情之中并不懂得宽悯。除了需索还是需索。
开口质问必是,你为什么不再爱我。
仿佛爱是所有企图的终极。

要过很久,才会明白,爱,并不是一个事件。一种追寻。也不针对任何一个确定的对方。
不是拿来满足自己自私及自大内心的工具,也不是用来对抗虚无本质的武器。
它只是一种思维方式。它是一种信仰。

一定不能想要在对方身上获取你所缺失的东西。不管是物质还是感情。
原谅对方也是脆弱的有缺失的人,又怎么能够去奢求他的保护及成全。
即使你需要一个偶像。但那一定不会是你的爱人。不要希望互相拯救。

他应更像是你独自在荒凉旅途中,偶然邂逅的旅伴。
夜晚花好月圆,你们各自走过漫漫疲惫长路,觉得日子寂寞而又温情跌荡。
所以,互相邀约在山谷的梨花树下,摆一壶酒,长夜倾谈。

它是愿意在某段时间里,与一个人互相交换历史,记忆及时间的信任。
交换各自生命中重要而隐匿的部分。却对各自无所求。

当它已经存在的时候,就已经失去所谓的结果。

from........安妮宝贝-[清醒纪]
copylight © 廢·果蔬雜貨鋪. all rights reserved.
template by sleeeping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