废图,口水,YY,统统收在铺子里
03/01
2007 Thu
命薄如纸,凉如水……
3月1日……

其实这并不是值得纪念的一天,而我总觉得还是应该多少记下些东西,好证明这天的存在。

为什么会再次出现这种莫明的空虚感,这真是种奇妙的感觉……我并不觉得悲伤,只是,只是好像做梦一般的处境,我没有真实感,事实却清晰的存在着,我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这件事,我不清楚……

母亲是容易感伤的人,整晚不停的落泪,我没有安慰,只听见她沉沉的哀叹,和着父亲重重的烟草味,我还是觉得像在做梦,梦里什么事都会发生,只在天明的时候会全部撤消。

表姐死了,只为了一点点的小事,上吊自杀。

我觉得好笑,十分好笑,除了不值,没有别的想法。丢下爱她的父母,爱她的丈夫,爱她的女儿,爱她的亲朋好友,自己轻生,人的情绪真是不可捉摸,莫明其妙到极点。这样伤害自己的方法,任何人都得不到一点好处,何苦来呢……

苍白冰冷的梦境,之前做过一次,没想到第二次也来的这样快。

想到之前相处的时间,不多,真的不多,到如今二十几年的岁月,每年仅见一次,所有的日子算下来也多不过365天,而今一通电话便告知我再也见不到这个人,简直跟之前一模一样的情景,我终于明白,原来梦境是可以重复使用的。

我总是不愿见他们最后一面,好用今后的日子去妄想他们不过只是离开了这里,生离死别都一样,不过是再不相见罢了,有什么好难过呢。我想不明白。

这真是有趣的事。

生命随水飘荡离去,死亡不过是一捅就破的窗户纸,我此时只庆幸这梦境居然能如此一直不变的做下去。

我抛弃清醒的那一天。

Comment

管理人にのみ表示


Track back
TB*URL

copylight © 廢·果蔬雜貨鋪. all rights reserved.
template by sleeeping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