废图,口水,YY,统统收在铺子里
10/10
2008 Fri
感冒继续游——南河小三峡
重阳节的老年干部活动……为啥我也会去参加?
当然……我是去当看护的,人都说越老越小咩……

大清早七点整就出发了,一向是懒人的我没赶得上吃早饭,连口水都没喝上,两个小时左右的车程,我满怀饥饿与憧憬的到达后,却是一部琼瑶阿姨的精典剧目等着我……情深深雨蒙蒙OTZ||||||

南河大坝,素有南河小三峡和小桂林之“美称”,但说实话,南河的风景应是取三峡的山和和桂林的水结合而成,可惜当天的雾气实在太重,一切景色都笼在雾中看不真切。
当地的公交“车”——柴油机动船。开起来还真就是拖拉机的速度……但非常的平稳~
DSCF2230.jpg
当地的人力“三轮”——用这种人力小船游南河只怕一天也游不完。
DSCF2235.jpg
在根本不流动的水面上划船,美则美已,但船家得有多辛苦不是常人能想像的吧。
DSCF2236.jpg
南河的水色非常的青,许是坝内水不流动因而绿藻较多的原故。离坝较近的水段因为住家较多,水面上处处可见零散的生活垃圾,而渐往人烟稀少的上游去,水面便越来越清静了。如果晴天,青山绿水倒影定是十分美丽的吧。
DSCF2238.jpg
到了第一站景点的娘娘洞,要爬5、6百台阶才能到,台阶高而且陡。一群老人家被累的那叫一个惨不忍睹……可我明明不是老人家啊!!!
路上四处看花草,好吧,我承认我是在为不支的体力打掩护,但这样做的结果就是……眼更花脑更晕,加上体力不济差点从半山腰直接滚回原地……OTZ||||||||
不知名花花其一。
DSCF2240.jpg
不知名草草其一。
DSCF2242.jpg
终于到了洞口,神奇的是洞口有个小水池,人工砌成倒底是干啥用的呢?
DSCF2244.jpg
娘娘洞,也就是一个小型钟乳石溶洞,据导游小姐诚实的介绍其中有些还是人工制作。
里面的感觉就是三个字可以形容了:黑,滑,破。不少真正的钟乳石被人破坏掉了,十分的可惜,也更显的这个小小的洞没有看点了。
DSCF2246.jpg
DSCF2247.jpg
DSCF2248.jpg
这是一段较新生的钟乳石,从断裂的痕迹还可以看到它做为年青钟乳石的特点:晶体透亮,还没有发黑老化。据导游小姐说,国内的各大溶洞大都因为开发较早,游客过多而被二氧化碳侵蚀导致老化,新生的钟乳石是很难得见的。而这段新生的钟乳石却因为人为破坏,过早的失去自身的美丽。
DSCF2249.jpg
DSCF2250.jpg
DSCF2251.jpg
下来时发现半山腰的人家门前,有株美丽的丹桂树,正植花盛,其香扑鼻。
DSCF2255.jpg
DSCF2257.jpg
明明是秋天了,为啥你们长的这么有“春”意……
DSCF2259.jpg
DSCF2264.jpg
DSCF2265.jpg
DSCF2267.jpg
第二个景点,桃花溪。不得不承认洞口做的真是……但一进到里面,天地突然大变,惊的我不得不用郭达的话说:天然去雕饰,清水出芙蓉啊~~
DSCF2309.jpg
DSCF2272.jpg
DSCF2274.jpg
DSCF2275.jpg
DSCF2276.jpg
DSCF2277.jpg
DSCF2278.jpg
DSCF2279.jpg
DSCF2280.jpg
DSCF2281.jpg
DSCF2282.jpg
DSCF2283.jpg
DSCF2284.jpg
DSCF2285.jpg
DSCF2286.jpg
DSCF2287.jpg
桃花溪里长有很多从没见过的植物,十分奇特,就连常见的红蓼也长的格外秀气。
DSCF2288.jpg
不知名草草其二。原以为是藤本植物,仔细一看才发现是长在树上的,很多很多黑色的豆荚,全都裂开了,种子已经不知去向,只有这些胖胖的外壳挂在树上,像一堆烤焦的香肠……
DSCF2290.jpg
DSCF2291.jpg
DSCF2292.jpg
我一直对藻类植物没什么好感,那像是不够鲜活的水中长出的老人斑,但这里的绿藻却只一眼,便让我想到宫崎先生的动画——幽灵公主中的那片湖泊,绿的那么深沉又绝望。
DSCF2293.jpg
长在岩石上的绿苔,又是一种风格的绿。
DSCF2294.jpg
DSCF2295.jpg
DSCF2296.jpg
DSCF2297.jpg
DSCF2298.jpg
不知名花花其二。长的很像只毛毛虫……
DSCF2300.jpg
不知名草草其三。可以确定是杉树的一种,种球的样子很漂亮。
DSCF2302.jpg
DSCF2303.jpg
不知名草草其四。很平很平的蘑菇,那我们就叫它“平”菇吧。=V=
DSCF2304.jpg
DSCF2306.jpg
不知名草草其五。岩缝中长出的蒴类植物,很可爱很坚强。DSCF2308.jpg
DSCF2311.jpg
DSCF2314.jpg
DSCF2315.jpg
第三个景点,农家博物馆。不过是些破旧的农具堆放在一起,十分没有看头。
DSCF2316.jpg
不知道是什么树下,有两只相当于人类大拇指大小的BH黄蜂在做不知名的活动,蜷缩在一起的样子……十分和谐而诡异啊……
就在我偷拍这两只的时候,听见“嗡”的一声响,一个东西贴着我的头顶飞掠过去,我头皮一阵发麻,心下便知是其它的黄蜂准备攻击我,这类东西往往攻击性强,尤其是有东西接近自己的巢穴附近。我僵着不动,然后慢慢后退离开,要知道,当时如果我有动作或是跑,那我被蛰定了……
DSCF2318.jpg
不知名花花其三。这就是那棵住着黄蜂的树,开着白色的小花。
DSCF2319.jpg
这棵树下放着全博物馆我唯一瞧上眼的东西——一个破掉的陶罐,上面有着十分漂亮的纹样和釉色,却是用来当垃圾桶的……T皿T
DSCF2322.jpg
再次偷偷回到那棵树下,刚刚缩在地上的黄蜂已有一只回巢了,另一只孤伶伶保持原样不动,不知道是打架累着还是在……享受H后高潮的余韵呢……(身体有病脑子也会有病)OTZ||||
树上的两只。
DSCF2323.jpg
DSCF2325.jpg
DSCF2329.jpg
DSCF2331.jpg
DSCF2332.jpg
站在船头看这座山时,真的很有压迫感。
DSCF2334.jpg
DSCF2335.jpg
这个地方叫文王跑马道,高高的山崖上依稀可见“文王”二字,半山腰还有座小亭子,只是山壁陡峭,根本没有可立足地,不知当年是如何修建刻字的。人类果然神奇。
DSCF2336.jpg
DSCF2337.jpg
DSCF2337-1.jpg
回程路上满足了爷爷此行最大的心愿——与南河大坝合影。五十年前老人家在这里工作了五年,其间山洪暴发险些送命,这么多年过去也难忘当年的人与事。在司机师傅与导游小姐的体贴热心的帮助下,让老人还愿于此。功得圆满。万分感谢。
拿着五十年前与同事们的黑白合影,老人家感慨唏吁,第二次在此留影,也许已是最后一次。
南河大坝。
DSCF2348.jpg

后续冏事其一:从凤凰回来感冒一直没好,却不得已又陪着爷爷去参加重阳节的活动,前一夜睡死在沙发上,加再上来来去去在船上生生吹了三个半小时的冷风,回来之后脑袋疼到爆,结果今早起来一切病症突然消失不见,难道真是我那牛一样的身板儿被磨练升级了?于是我娘很深奥的插话:一切,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……OTZ||||||

后续冏事其二:就在我努力修图修到那两只黄蜂时,电脑突然卡住了,正巧我在听非卖品第一期的DRAMA,只听得程皓用不大不小严肃正派的声音训问林寒,台词重复五遍之久:用了保险套没有?用了保险套没有?用了保险套没有?用了保险套没有?用了保险套没有?……而此时,我娘在离我五步之遥的小沙发上摆弄她的兰花……再次OTZ|||||||||

Comment

管理人にのみ表示

黄蜂真BH==b
妈咪受苦了,摸摸
钟乳石那个啊,我一看就联想到了传说中的莲蓬乳和空手指。==|||||||||||
妈咪如果没看过也不要百度看,看过了……请无视之
狐狸 | URL | 2008/10/10/Fri 14:19 [EDIT]
……越被你这样说,我就越好奇OTZ||||
萝卜 | URL | 2008/10/10/Fri 22:53 [EDIT]

Track back
TB*URL

copylight © 廢·果蔬雜貨鋪. all rights reserved.
template by sleeeping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