废图,口水,YY,统统收在铺子里
11/28
2008 Fri
寒香浮动鸿影来
老妈爱兰,近年来发展的尤为严重,兰痴已不为过……

我则一直认为兰高雅而奢侈,好兰花往往千金难求,太过金贵的物什又怎能是寻常人家的爱好,长期发展必然“祸国殃民”,为此我深受其苦。

好在什么东西都有个三六九等,完美得不来,弄个杰出养养也不赖,平日多喂点宠物药啊,悟性丹啊啥的,效果差不多,知足者常乐。

“株型修长健美,叶姿优雅俊秀,花色艳丽多变,香味清醇久远。集诸种兰花之美于一身,聚万物之灵气于一体。”

夸的也许是过了点,但寒兰倒是我唯一喜欢,觉得最有古韵的兰花了。

DSCF2535.jpg
DSCF2530.jpg
DSCF2540.jpg
11/25
2008 Tue
秋の彩
天空一片晴碧,行道上的银杏被冬青衬着,格外金黄夺目。
接连几日的晴朗天气,让人心情也舒畅起来。
可惜街人大都行色匆忙,无暇停步欣赏这难得的好颜色。
DSCF2479.jpg
DSCF2605.jpg
DSCF2616.jpg
DSCF2497.jpg
DSCF2513.jpg
11/08
2008 Sat
蜗牛壳内的反向世界观
虽然,俺娘说俺爱拍些不知所谓的东西,但俺认为,细致的观查人生咩有虾米不好。
咩有错鸟,俺最近在抽风,谁让2008年如此的衰呢,俺那纤细脆弱的神经条自认咩有海带那么宽大。
在许久没上去的楼顶上发现一块被废弃的小菜园,走的近些就吓跑了一大群的麻雀,用红砖头堆砌的花坛已经倒塌了一半,四周零散又脏乱,倒是那些和这小菜园一样被丢弃的蜗牛壳,却被雨水冲洗的白净,以往讨厌的东西这时倒看着可爱起来。
突然想起《虫师》里那个向左旋转,能吃掉寂静之声,让寄主的听觉世界无限放大的,叫做“阿”的生物,当有天它们从寄主身上消失,真的会让人觉得这个世界寂静又寂寞吧……就像这些空蜗牛壳,当那些肥胖又粘腻的生物消失以后,它们也没有了存在的意义。
那么什么又是为了什么而存在,在其中一个消失之后,另一个又为什么还存在。
DSCF2410-1.jpg
copylight © 廢·果蔬雜貨鋪. all rights reserved.
template by sleeeping!